城市夜景,怎样才不会千城一面

  今天,网红城市纷纷涌现,夜景观是杀手锏之一。在令人目盲的光色中,夜晚的千城一面正在形成。如果没看到地标,很多时候分辨不出是哪个城市(如图1、图2)。其实,城市夜晚的面貌丰富多样,只要规划设计好夜城市色彩就不会千城一面。

 夜城市色彩具有“简单”的特征,即人(包括其掌握的科学技术)是唯一决定夜城市色彩的因素;大多情况下,夜城市色彩在感知上几乎约等于二维的绘画。因此,

 夜城市色彩具有“简单”的特征,即人(包括其掌握的科学技术)是唯一决定夜城市色彩的因素;大多情况下,夜城市色彩在感知上几乎约等于二维的绘画。因此,夜城市色彩可以有主色调,且每个城市的主色调由人来决定。

  笔者通过对世界上69个城市和地区的夜景进行分析,发现夜城市色彩可以分为六大典型色调,以及两个不典型色调。从景观树木、商业区、灯光节等专项维度研究,也存在明显的色调规律,并与城市的典型色调相符。这些色调决定了夜城市色彩的类型。

  在火时代和电时代,光源决定夜城市色彩的面貌;智能时代,艺术效果起决定作用。因此,来自火时代、电时代的类型以光源命名,出现在智能时代的类型用绘画比拟。于是产生了幽暗摇曳的火烛类型、明艳闪烁的霓虹类型、亮如白昼的电灯类型、浓艳的现代油画类型、精致的工笔淡彩类型、中等光亮的素描类型等。在智能时代,夜城市色彩的效果更加多样、更加微妙。未来也许会出现更多的类型,比如写意的中国画类型、工笔重彩类型等等。


 01

  火时代的暗色调——幽暗摇曳的火烛类型

  火时代的暗色调是对夜城市色彩整体效果的一种比喻,指城市照明的光色、意境与火时代的效果类似,但已摒弃了其“愁怨、恐惧”等消极成分。

  火时代的暗色调,夜城市色彩的氛围是安静、温暖的。虽然城市整体亮度不高,但不乏生气。因为火时代的照明来自热辐射光源的连续光谱,色温低,暖洋洋的光晕被浓浓的阴影衬托,摇曳的光给影子注入了生命。

1.jpg

 属于火时代暗色调的城市很多,尤其是历史悠久的古城、规模不大的小城。它们还可以细分为三类,古代型、现代型、混合型。古代型的例如罗马、爱丁堡、京都、摩纳哥等城市的暗色调亮度不高(如图3),在L1-L6级范围。夜城市色彩整体上与夜幕的亮度比低(D1级);局部亮度比大,小面积的明亮与大面积的黑暗形成中等强度的对比,属于Z2级,即目标与环境的亮度比约5:1。影子面积大,强化了亮度对比。


现代型的多集中在加拿大,如多伦多、温哥华(如图4)。混合型的城市较多,在火时代暗色调的整体效果上添加了其他色调的特征,使得城市别具特色。

2.jpg


02

  电时代的亮色调——亮如白昼的电灯类型

  电时代的亮色调不是比喻,而是对夜城市色彩整体效果的真实描述。1879年白炽灯的发明标志着电时代的开始,电灯带给夜晚的城市外部空间史无前例的光明。随着科技的迅猛发展,各类灯具不断更新,光效、照度水平持续提高。此时的灯光不再是渺渺的、昏黄的,更不是摇曳的了。没有了晕的灵辉,只剩下“光亮眩人眼目”,令人“纤毫毕见”。电时代的亮色调经历了雪亮、平庸的阶段后,渐渐走向成熟。灯光设计师们以追求昼光的自然、明亮为己任,通过精妙的布灯、配光等设计,实现如沐阳光的舒适体验。

3.jpg

 属于电时代亮色调的城市以国际化大都市为多。其中芝加哥最为典型(如图5)。从湖滨的城市边界望过去,芝加哥漂浮在明亮的水面上。建筑以内透光为主,5000-6000 K为主的中高色温占主导地位。虽不再强求“不能瞎眼睛”——每个窗户在夜晚都是亮的,但城市各个建筑都具有较高的亮度等级(L7-L10级)。在明视觉条件下,夜城市色彩整体与夜幕的亮度比高(G4级)。但局部看,亮度比低D1级(目标与环境的亮度比约3:1),整体效果均匀、统一而明亮。人尺度的照明亮度很高(L9-L10级),与夜空的对比强烈,“亮如白昼”是最好的形容词了。

  电时代亮色调的城市大多数是混合型的,如纽约、香港、新加坡、悉尼、上海等,它们在临水的城市边界、商业区、城市地标等处混合了电时代的艳色调。


 03

  电时代的艳色调——明艳闪烁的霓虹类型

  电时代的艳色调主要由霓虹灯构成,它的饱和多色、运动变化,描绘出夜城市色彩繁华艳丽的画面。艳色调的出现与亮色调同步,主要为满足商业目的,提高诱目性。霓虹招牌、广告灯箱等光色炫目,夜城市色彩表现出极端的明暗对比、高饱和度的补色对比、主从的面积对比等。运动,尤其是快速的运动、闪烁是电时代艳色调的又一特点,更加强了吸引眼球的功效。但是,霓虹灯的光谱不连续,很多微妙的光色、渐进的过渡无法呈现出来。这些局限并不影响电时代艳色调渲染商业气氛的目的。

4.jpg

 属于电时代艳色调的城市以拉斯维加斯最为典型(如图6)。纽约时代广场(图7)也很突出,各类广告灯箱主导了城市风貌,形成电时代的艳色调。


 04

  智能时代的雅色调——精致的工笔淡彩类型

  日新月异的照明技术,特别是新光源如LED、OLED等的出现,将夜城市色彩带入智能时代。智能时代的特点就是能极大地满足人的多元需求,表达微妙的情感。这个时代的夜城市色彩丰富多样,既可以明亮艳丽,也可以幽暗浓郁,更可以清雅微妙。科技的发展使连续的光谱、精准的控制成为可能,因而夜城市色彩可以全彩变色,更贴近人的意愿,更准确反映城市的文化性格。

  智能时代的雅色调由一系列明亮的、有轻微色彩倾向的色构成,营造了典雅、精致的氛围。以东京、长崎为代表的日本城市属于这个色调

1.jpg

 东京的地标——634米的晴空塔(Tokyo Skytree)集中诠释了雅色调(如图9)。它的色彩主要由金色、粹色和雅色三个标准色,以及一系列混合色组成。2075台LED照明设备被分为6组,设计了精准的控制系统,以保证呈现出一系列微妙的色彩效果。

2.jpg


 05

  智能时代的浓色调——浓艳的现代油画类型

  浓色调是智能时代夜城市色彩的西方解答。西方追求人造美,白昼所不能见的浓郁美艳、多色构成、几何夸张的场景,在夜城市色彩中要自由呈现。智能时代的照明及控制技术提供了挥洒的可能。这种浓色调通常与火时代暗色调组合,营造浓厚的艺术氛围。德国的城市,特别是柏林、科隆很典型。此外,欧洲的里昂、南锡、巴黎、伦敦、曼彻斯特、赫尔辛基、哥本哈根等也混合了浓色调的特征。

1.jpg

 如果说东京的夜城市色彩是明媚的粉彩画,那柏林的就是古典的油画(如图10),在厚重的酱油调子上添加了彩色。柏林的智能时代浓色调整体亮度不高,亮度等级约L3-L7级。局部亮度对比强(亮度比在Z1级),光与影同在,但没有大面积的艳色。彩色饱和度高,但亮度低,形成浓浓的印象,似乎更加大了饱和度。由于光谱两端的饱和度分辨力高,所以蓝、紫、红等色光常被用在浓色调。色彩组合时,色相对比通常较强,不是补色对比,就是中差的强对比,色度比在SG1/SG3范围。但低明度的浓厚色将这种强对比融化在淳淳的背景中,仿佛彩色天鹅绒般低调而奢华。


 06

  智能时代的中等色调——中等光亮的素描类型

  智能时代的中等色调整体上比浓色调明亮,以白光为主,兼具冷暖。中等明度的冷暖对比是其特征。这种色调的夜城市色彩多出现在历史积淀深厚、现代文明又发达的大城市。

1.jpg

 伦敦是最为典型的中等色调,她的夜城市色彩比昼间的成功(如图11)。白天的城市色彩混杂着传统与现代,关系冲突的较多,因而略显混乱;但夜城市色彩却堪称完美。色彩的明度中等,其对比关系也是中等,亮度比在Z1/Z2级范围。虽然在历史建筑上能看到火时代暗色调的影子,但它与暗色调不同的是,光亮的面积大了,深色的阴影较少,光与影不同在。虽然还是低色温的暖色,但明度比暗色调高、比亮色调低,亮度等级约L5-L7级。现代建筑以内透光为主,色温提高了,但并不是冷白色,约4000K左右。伦敦的夜城市色彩中,高饱和度的彩色不多,只在城市地标等处使用,呈现智能时代浓色调的效果。